创客凶猛
作者:丁姗姗时间:2015-04-29 14:06 来源:中国科技人才

  北京蚁视科技有限公司CEO覃政

2015年1月22日,导演徐静蕾为其新片《有一个地方只有我们知道》举办全球首个智能可穿戴虚拟现实电影体验会。在现场,观众可以通过虚拟现实头盔身临其境地体验观影感受—电视拍摄地、世界浪漫之都布拉格的场景感觉触手可及。

这些源自北京蚁视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蚁视科技”)的虚拟现实设备,在现场大出风头,与电影一样备受观众瞩目。蚁视科技的创始人、CEO覃政已然成为一名成功的“创客”。

“这些产品的成型源于我的梦想。一年中,公司从北京创客空间起步,并获得了26万美元的众筹资金。此刻,梦想已经照进现实。”覃政说。

像覃政一样,已经有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投入到创客队伍中,他们酷爱创新科技,热衷动手制造。几年间,随着各种创客组织的兴起,北京、上海、深圳成为我国“创客生态圈”的三大中心阵地。

“创客”一词源于英文单词“Maker”,是指出于兴趣与爱好,努力把各种创意转变为现实的人。2011年4月,北京创客空间CEO王盛林和朋友们第一次喊出了“创客”这个名词。如今,在百度搜索引擎输入“创客”二字,相关结果高达19,900,000个。

2015年1月2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国务院常务会议上明确表示,支持发展“众创空间”的政策措施,为创业创新搭建新平台。会议指出,构建面向人人的“众创空间”等创业服务平台,对于激发亿万群众创造活力,培育包括大学生在内的各类青年创新人才和创新团队,带动扩大就业,打造经济发展新的“发动机”,具有重要意义。这预示着创客群体与创客空间进入了黄金时代。

从0到1的过程

北京创客空间位于中关村梦想实验室4层,这里拥有超过1000平方米的活动场地和300平方米的原型加工基地以及最完备的加工设施与设备,是亚洲规模最大的创客空间,在北京拥有超过300名会员,创办5年来,共有30万人次参与过其组织的活动。

创客空间CEO王盛林出生于1988年,是国内最早的一批“创客”。不论是设计服装、教授英语还是电影后期制作,每一项新奇有趣的工作他都愿意尝试。偶有灵感时,他设计过一款用电脑展示换装效果的软件,还动手做了一个100寸的多点触摸桌—相当于可供多人同时使用的大型“iPad”……丰富的从业经历显示,这个中国人民大学商学院的毕业生似乎并不“安分”,或许正是各种好奇与尝试,预示着王盛林与“创客”的结缘并非偶然。

2011年,王盛林和几个志同道合的朋友在北京宣武门附近租了一间20平方米的房子,这是北京创客空间的前身。通过BBS发帖,他们每周都会召集一些同样爱好设计制作的人,享受动手创造的乐趣。

2010年,国外一些关于“Maker”的概念开始传入中国,但始终没有一个中文词汇统一表述。王盛林与小伙伴们开会讨论决定,“就叫‘创客’吧”。就像国外的“Hackerspace”一样,他们希望打造一个开放式实验室平台,参与者通过交流,把创意完美呈现出来。“创客代表了一群人和一种生活方式,我们希望创客精神成为一种大众创造和社会创新的新力量。”王盛林说。

在王盛林眼中,中国自古以来就充满了创客精神—格物致知是最早的创客理念、《天工开物》是完美的创客著作,而墨子、鲁班可以说是古代的创客大家。如今,中国也具备有利于创客发展的最佳土壤—原材料成本低,加工工厂多,制造业发展条件得天独厚。

尤龙是北京理工大学的大三学生,作为一名刚刚“入圈”三个月的创客,他和团队“Moss Hacker”已经小有成就。

“Moss Hacker”是由一群年轻创客组成的团队。其创建者尤龙介绍说,一次创客大赛中的偶然相遇,让几个小伙伴一拍即合。在这个团队里,每个人都各司其职,作为“队长”的张巩是嵌入式工程师,张一茗是软件工程师,陈杰担任产品经理,张开亮是移动端APP设计师,尤龙负责交互设计。

在2015年1月举行的海尔创客大赛2014年度总决赛上,“Moss Hacker”所做的“植物数据可视化系统”备受关注。按照他们的设想,这个系统将植物的生长环境和人的居住环境结合起来,除了生成实时变化的动态图像、土壤湿度、温度以及光照环境的数据之外,还可以成为家居环境的中枢控制器。后来有投资人看中了这个项目,不过尤龙和小伙伴们经过考虑之后,还是认为目前的创业时机并不成熟。“考虑到团队的成熟度和产品的市场前景,假以时日,或许会更好。”

“最开心的时刻莫过于费尽千辛万苦孵化出来的想法被肯定,不眠不休地奋斗48个小时没有白费,这是我们团队又一次阶段性胜利,也是我们迈向市场和产业的又一次尝试!加油!”获奖之后,尤龙在朋友圈写下以上感触。

此前,在“英特尔.物联网创客马拉松大赛”上,“Moss Hacker”还做了一个将阅读数据化的智能书架。这个书架赋予了书架智能化的功能架构和用户体验,极大地增强了阅读纸质书的感受,与社交结合的特点也让阅读不再是单一的个体行为,使世界各地的阅读者成为有机的整体。

尤龙说,创客一定要把创意和技术结合到一起,要从想法出发,然后努力去实现。创客精神还在于交流和分享。不久前,尤龙在北京创客空间讲授关于“Processing”的课程,这种计算机语言主要用于艺术、影像、影音的设计与处理,利用开放的程序代码制作出多种互动作品。

王盛林认为,很多中国人擅长的都是从1到100的过程,但创客本身的核心则是从0到1。

尽管前者也并非易事,但更多的还是在前人已有的基础上进行拓展。而从0到1不同,它代表着突破和创新,这个过程也更加难能可贵。王盛林清楚地记得,在一次活动中,一个建筑师和它的团队仅仅用了两天就做成了一个可以用脑电波控制的MP3,看到成型的作品时,他们自己都连呼不可思议。“创客空间就是希望让大家体验这个创造的过程并学习相关知识,通过跨领域协同合作完成各种酷炫的产品。”

没有不成功的创客

从2010年逐步兴起,到如今遍地开花,创客作为一种态度,早已深入人心。

2011年9月,王盛林联合北京、上海、深圳三地的“创客精英”召开了一次关于开源硬件的会议。商议之后,大家决定举办一次属于创客的大型活动。

经过几个月的紧张筹备,2012年5月,第一届创客嘉年华在北京世纪坛数字艺术馆开幕,吸引了17个国家的创客参加。其间,诸如3D打印机、绘图机器人、键盘打字机等项目让参观者大呼神奇。鲜为人知的是,为了凑够举办活动必需的费用,王盛林动用了家里准备给他买房的积蓄。不过,也正是这次活动,让北京创客空间走入公众视野,并被列入中关村创新型孵化项目。

2014年10月,第三届创客嘉年华在“798”创意广场如期举办。短短两天的活动吸引了10万人参与。在褪去“创客”新奇、神秘的面纱之后,公众关心的是,如何成为一个创客。

几个月之前,尤龙还认为创客“高深莫测”,尽管自己一直都喜欢鼓捣一些小玩意儿,但他仍认为自己应该再多一些知识储备,才能更好地融入这个圈子。结果,在参加过一次创客大赛之后,本想抱着“打酱油“心态去学习的尤龙和小伙伴们居然折桂。“真没想到,做个创客这么简单。”  

实际上,随着以数控机床、3D打印机及以Arduinos为代表的开源硬件平台发展成熟,做一个创客不再困难。利用“开源”的信息共享,创新的速度也大大提升。

16岁的王逸翛就读于中国人民大学附属中学朝阳学校,除了学生之外,“Maker创业者”是他给自己贴的标签。他告诉记者,很小的时候他就开始了自己的创客生涯。“我还记得做的是个测谎仪,最大的困难就是经常被电烙铁烫伤。”

2014年,王逸翛参加了2014年全球创客嘉年华北京站的活动,他对自己最满意的作品之一,是等离子扬声器。从国外看到这个作品的原型之后,他就准备自己也做一个。“尽管在整个过程中面临过很多问题,但是通过查资料都可以解决。真正的创客就应该敢于把想法实现。”

近年来,全球已发展了1000多个可分享生产设备的创客空间,启动了数万个创客项目。美国总统奥巴马宣布每年的6月18日是美国的创客日,并在白宫举办了第一届创客嘉年华。

创客是一种身份、一种态度,也是一种生活方式。王盛林认为,只有不成功的创业者,而没有不成功的创客。“只要作品够酷,我们都说他是成功的。创客就是把科技创新变得像唱歌、踢球一样简单,从零开始去做自己喜欢的事。”

已经从创客成功转变为创业者的覃政也表达了相同的观点。他表示,当一个人成为创客之后,还应该承担起营造“创客氛围”的义务。“在国外,真正的创客基数很大,也有很棒的动手氛围,所以自然而然会提高成功创业的比例。这就像巴西的足球,全民都在玩儿,出个球星并不难。”

从创客到创业者

有的创客单纯享受着制造的乐趣,有的创客则有着创业的“野心”,很多创客希望完成从普通创客到创业者的身份转换。

接受记者采访的前一天,蚁视科技的创始人覃政刚刚赴美参加CES(国际消费电子展)归来。CES是世界最大、影响最为广泛的消费类电子产品展,也是全球最大的消费技术产业盛会。

如今的蚁视科技,正走在创业之路上。

覃政今年28岁,毕业于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后来又攻读卫星总体设计专业的博士。尽管航天力学是自己坚持多年的专业,但他发现虚拟现实才是自己的兴趣所在。“到了博士阶段我才发现,对虚拟现实的热衷已经超过了航天领域。坚持专业,我很可能一辈子都没有机会把自己的想法变成产品,而虚拟现实就不同了。”为了实现自己追逐科幻的梦想,博士二年级时,覃政顶着压力退学了。

覃政动用了自己的结婚礼金,制作梦寐以求的产品。几个月之后,名为ANTVR KIT的第一代原型机正式出炉。有了“样机”,覃政带着自己的作品穿梭在各种创客聚会之间“到处显摆”。从北京到深圳,他几乎走遍了当时的国内创客前沿阵地。最终,他决定在北京创客空间的格子间内,正式开启创业之旅。

在创客空间平台上,覃政对产品进行了逐步完善。2014年5月,为了筹集资金,覃政决定踏上众筹的道路。Kickstarter是美国最知名的众筹平台,ANTVR上线40天时间,融资26万美元,这也成为国内目前在Kickstarter上筹款额最高的项目。

2014年12月9日,蚁视科技举办了“再见现实”产品发布会,共发布了蚁视头盔、机饕—蚁视虚拟现实手机头盔、蚁视VR相机三款虚拟现实产品,以及蚁视超薄VR头盔、蚁视AR眼镜、蚁视HR眼镜、光学隐身四款前沿的概念产品。其中,蚁视头盔“ANTVR KIT”是完全由中国人自己研发的沉浸式头盔显示器。

此前,美国沉浸式虚拟现实技术厂商Oculus已经推出了虚拟现实头盔Oculus Rift,其公司也被Facebook以20亿美金收购。面对“COPY山寨版”的质疑,覃政的自信未受丝毫影.响。

“从技术来说,我们是一个开放的系统,不但可以支持自己的内容,还能兼容其他的内容。从光学方案、产品架构、电子方案和产品功能来看,我们都是独一无二的。所以我们属于世界第二家、中国第一家拥有自己独立虚拟现实系统的公司。”覃政对虚拟现实产品的前景十分看好,“虚拟现实产品的未来应用,远远不局限于娱乐。只不过娱乐是一个很好的突破点而已。今后虚拟现实的发展,有可能会影响到大家的生活方式,比如购物、社交、教育、医疗等等。”

对于如何选择创客创业的项目,覃政认为,应该选择比较有市场的产品,如果准备创业,那么在投入之前最好进行详尽的调研,有市场才能更“接地气”。“不能单纯地追求稀奇古怪的创意,没有市场的作品是不会成功的。而且只会创造不会推广和生产,也是创客的普遍问题。”

面对创客出现的各种难题,“创客空间”逐步凸显出了这个平台应有的价值—除了满足普通创客的动手乐趣之外,更要给创业的创客必要的帮助。

“比如创客产品的设计、销售、推广……我们所做的就是帮助这些团队解决面临的琐碎问题。”在北京创客空间创建的第五个年头,王盛林终于摸索出了一系列方案,这不仅可以更好地为创客空间探索出了一条发展之路,更是可以给予很多刚刚起步的创客团队更为实际的帮助。

2015年1月4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考察了深圳的柴火创客空间。这也是深圳首家创客空间。在“柴火”创始人潘昊的邀请下,李克强总理成为柴火的名誉会员。“好,我再为你们添把柴!让更多的人可以创业,从创客变成创族。”李克强总理高兴地回应说。

不久后,在2015年1月28日举行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上,针对“众创空间”概念的提出,会议宣布要在创客空间、创新工厂等孵化模式的基础上,大力发展市场化、专业化、集成化、网络化的“众创空间”,让创业创新蔚然成风。

创客教育

当谈及我国创客运动的发展前景时,接受采访的创客们无不提到“创客教育”的话题。

“应该尽早地把创客教育引入学校,让孩子们更早地接触到创客的相关工具。我自己本身就是到了研究生阶段才接触丰富的工具,之前自己寻找的过程简直太艰难了。如果现在能有更多更好的便利条件,让孩子们走进实验室,解决硬件的困难,那将会扫清创客前进道路上一个巨大的障碍。”回想起寻找工具的痛苦,覃政依然记忆犹新。

“我觉得做一个单纯快乐的创客挺好。现在很多年轻人功利性很强,八字没一撇就想着投资,这样太浮躁了。”跟明确准备创业的创客不同,尤龙对自己未来的计划显得有些“随遇而安”,“其实就在两个月之前,我的梦想还是要成为一个牛X的创客,结果10天之后我就实现了。后来,我的梦想是有投资人看上我,在20天之后也成功了。当时我认为自己完成梦想需要3~5年的时间。所以,我现在想一直做自己喜欢的东西,能走多远走多远。我的短期目标就是明年毕业之后出国,接着学习交互方面的知识,要是有好项目的话,再谈创业也未尝不可。”

如今,各种创客大赛层出不穷,尽管自己也是从比赛中脱颖而出,但尤龙仍认为真正的创客教育,应该扎根于学院。“特别牛的创客是需要有足够理论基础做支撑的,做创客,最重要的还是战略层的想法。包括服务定位、产品定位、功能框架和交互设计,这些远比单纯的技术手段更重要,而这也是需要一定知识储备的。所以,美国大部分创客比赛都是由学校来发起,如果全部由商业公司主导的话,反而会显得有很强的功利性。”

覃政认为,成功创业的创客越多,就会让国家更加注意政策方面的扶植,从而也会鼓励更多的创客创业。如此良性循环下来,有利于创造创新型国家的发展,也是与发达国家更加靠近的方式。“如果创客都闭门造车,那他们自己的技术也不会进步。”

王盛林表示,随着时间的推移与经验的累积,创客空间会变得越来越标准化,各地的创客空间之间也会增加相互间的联动。此外,对于创造全民创客的氛围来说,创客空间的课程和教育也会陆续展开,无论是只做一名普通的创客享受简单的快乐,还是怀揣着创业的“野心”,或许,就像北京创客空间的口号那样—“想法当实现”。

 

 

 


本期目录 2015年02月号
Special Topic ︳专题
Figure ︳人物
Overseas ︳海外 • 硅谷来信